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9-20 21:39:02

                                                              汇丰做局谋深虑远。在得知是汇丰向美国提交了有关华为的信息后,路透社曾联系艾伦·托马斯,发现他竟然已经“退休”,并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大型金融机构最基础的合规要求,就是“了解你的客户”。汇丰有专门的风险管理委员会,号称所有分支机构均设有合规部门,倘若风险评估仅依靠孟晚舟的PPT,请问雇佣这些人员干什么?

                                                              汇丰于2014年2月上交第二份可疑活动报告,涉及金额超1500万美元,并称其为“潜在的庞氏骗局”。次月,汇丰又提交了第三份报告,涉及金额920万美元。

                                                              除了华为,爱立信、诺基亚等知名电信厂商都在伊朗有贸易往来,只是并未引起美国如此关注。诡异的是,此时汇丰似乎嗅到什么,突然开始“担心”香港星通的影响,频频邀约华为决策层高管赴港,就相关问题进行沟通。

                                                              汇丰声称向华为提供了9亿美元信用额度,导致经济利益面临风险。9亿美元,确实唬人,但真相如何?

                                                              北京时间7月24日上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公开孟晚舟引渡案下一阶段庭审的证据材料。早在5月28日,该法院裁定孟晚舟案的本质是“欺诈罪”。

                                                              为做出被“欺诈”的假象,汇丰夸大数据、隐瞒事实。

                                                              汇丰从未因华为违反美制裁禁令

                                                              为自圆其说,也为强化“罪证”效力,汇丰声称:只有“初级”员工清楚华为与香港星通的关系,但这些“初级”员工没有将相关信息传递给“高级”管理者,导致后者只能依赖孟晚舟提供的PPT判断风险。

                                                              公司间商务往来,一般都是以电子邮件等书面材料为依据。但知情人士透露,汇丰对孟晚舟的这次邀约,没留下任何“书面痕迹”。此次会面地点是香港四季酒店附近一家牛排馆,商谈“如此重要的议题”,汇丰居然没有选择公司会议室,不合常理!